千变百人牛牛

  • <tr id='MegY1b'><strong id='MegY1b'></strong><small id='MegY1b'></small><button id='MegY1b'></button><li id='MegY1b'><noscript id='MegY1b'><big id='MegY1b'></big><dt id='MegY1b'></dt></noscript></li></tr><ol id='MegY1b'><option id='MegY1b'><table id='MegY1b'><blockquote id='MegY1b'><tbody id='MegY1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MegY1b'></u><kbd id='MegY1b'><kbd id='MegY1b'></kbd></kbd>

    <code id='MegY1b'><strong id='MegY1b'></strong></code>

    <fieldset id='MegY1b'></fieldset>
          <span id='MegY1b'></span>

              <ins id='MegY1b'></ins>
              <acronym id='MegY1b'><em id='MegY1b'></em><td id='MegY1b'><div id='MegY1b'></div></td></acronym><address id='MegY1b'><big id='MegY1b'><big id='MegY1b'></big><legend id='MegY1b'></legend></big></address>

              <i id='MegY1b'><div id='MegY1b'><ins id='MegY1b'></ins></div></i>
              <i id='MegY1b'></i>
            1. <dl id='MegY1b'></dl>
              1. <blockquote id='MegY1b'><q id='MegY1b'><noscript id='MegY1b'></noscript><dt id='MegY1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MegY1b'><i id='MegY1b'></i>
                中國模式與布雷頓森林體系
                2019-05-07 全球品牌網  侯若石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本文的思路來自朱民擔任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裁

                本文的觀點:布雷頓森林體╱系仍在發揮作用,中國經濟發展沒有擺脫該體系框架。

                20年前,中國學者開始研究中國崛起的基本條件和國際經濟環境。20年後的今天,我們已經讓世界面對中國崛起的現實。這個變化太快,也太神奇了。如果以冷靜的眼光看待事實,或許會得出不同的認識。基於中國的財富總量增長,關於中國模式和中國地位的討論持續發酵。近來,朱民因為當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第四副總裁在媒體走紅,再次引發關於中國在國際經濟體系地位的討論,此事是否與中國的經濟實力有關?中國會不會因此增強了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發言權,從而改變中國與國際經濟體系之間的關系?

                一、布雷頓森林體系

                本文的第一個觀點:布雷頓森林體系沒有崩潰。

                現存的國際經濟體系來自1944年建立的布雷頓森林體系。該體系的匯率制度——美元與黃金掛鉤已經不復存在,人們都認為它已經崩潰。但是,他的組織機構——國際貨幣基金組、世界銀行和世界貿易組織都在發揮作用,而且它的職能並不只局限於匯率制度。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發展與布雷頓森林體系密不可分。

                中國的高速經濟增長,模仿的是美國的經濟模式——規模經濟,其特征是以大批量生產為基礎的GDP增長。在高速增長的背後是中國主要產品已經成為世界之最,如鋼產量、水泥產量、煤產量、發電量,等等。

                宏觀經濟角度,美國模式產生了四個結果:1,物質財富總量增長;2,理論變革,即GDP統計方法和凱恩斯主義;3,經濟制度和政策變化,即宏觀經濟的政府幹預和社會保障體系的建立;4,確立了美國經濟的世界霸主地位。

                在國際經濟關系中,這四個結果體現在以美國為主導的布雷頓森林體系的建立。除了匯率制度,該體系的主要職能是為世界經濟的戰後恢復和增長而設計的,它把促進世界各國的GDP增長作為行動目標,把穩定國際金融和貿易秩序作為主要手段,是凱恩斯主義在國際經濟關系中的應用。為衡量各國的經濟發展水平,使用了GDP統計方法,即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共同使用的國民經濟統計體系。20世紀60年代,布雷斯森林體系的貨幣制度崩潰,但把GDP增長作為經濟發展水平衡量標準未變,世界各國以GDP作為衡量指標的國家經濟實力競賽更加激烈,國民經濟統計體系仍然沿用至今。

                二、中國模式

                本文第二個觀點:中國經濟發展模式沿用了布雷頓森林體系的理論和目標設計。

                中國的高速經濟增長目標來自於鄧小平對小康社會的目標設計,即以人均GDP作為衡量指標。為了實現小康社會的目標,從20世紀90年代起,中國掀起工業化和城市化的建設高潮。中國的高速經濟增長,模仿的是美國的經濟模式,發展規模經濟,實現以大批量生產為基礎的GDP增長。在高速增長的背後是中國主要產品已經成為世界之最,如鋼產量、水泥產量、煤產量、發電量,等等。在中國國內,大量出現的是各種各樣的世界第一工程,如世界第一高樓、世界第一跨海大橋、世界運算速度第一的計算機,以及即將實現的世界奢侈品消費第一。爭不■上世界第一,也要爭亞洲第一,如京滬高鐵南京南站。

                中國學習美國模式與布雷頓森林體系的指引脫不了幹系。改革開放初期,中國人苦於對經濟發展模式的認識甚少。布雷頓森林體系的相關機構,特別是世界銀行的技術援助對中國選擇經濟發展模式起了至關重要的作用,幫助中國制定以GDP增長為核心目標的經濟發展政策。至今,中國學者仍在使用前世界銀行首席經濟學家錢納裏以人均GDP劃分經濟發展階段的理論,探討中國經濟增長的路徑。同時,中國的國民經濟統計也與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統計體系相銜接。當然,中國作為發展中大國,經濟發展有自己的特色。與美國以私人消費刺激經濟增長不同,中國以高投資和高出口帶動經濟增長。這個方法並不是中國的創新,布雷頓森林體系有關機構就曾經提出發展中國家要以投資和出口帶動經濟增長的傳統經濟理☆論。

                以高投資和高出口帶動經濟增長的方法之所以成功,在於中國人口眾多。中國人勤勞節儉的習慣使勞動力的作用發揮地更淋漓盡致。勞動力在經濟增長中的作用特別突出。因為促進投資和〖出口,建築業和出口加工業是中國產業結構的特色,這些產業吸引了大量農村勞動力。在工業化和城市化戰略指引下,以農民工為主的勞動力的辛勤勞動使GDP高速增長,出口競爭力不斷增強。巨額儲蓄和外匯儲備

                中國模式與美國模式一樣,物質財富總量迅速增長,唯GDP思想橫行,因此用國民經濟統計體系衡量經濟發展水平和中國經濟的世界地位。基於中國的財富總量增長,一些中國學者認為,采用中國模式,推動了中國崛起,重塑了中國現象,改變了世界經濟格局,即國與國之間的經濟實力對比。布雷頓森林體系的有關機構也持有同樣的看法。例如,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全球GDP統計中,中國所占比重不斷增加。在國家層面,中國大量購買美國國債;在企業層面,並購外國公司,投資外國資源產業;在個人層面,搶購外國奢侈品。

                盡管這些現象表明中國的經濟實力在不斷增強,但是中國的高速經濟增長沒有改變美國的世界經濟霸主地位,也沒有動搖國際經濟體系的制度設計,美國等壓人民幣升值便是其典型表現,一些國家(包括發展中國家)對中國實ω施貿易保護主義是另一個例證。這些國家對中國經濟發展的態度應該被視為對固守布雷頓森林體系制度設計的一種本能的反應。通俗地說,他們不情願改革國際經濟體制

                三、中國的經濟轉型

                本文的第三個觀點:為了轉變經濟發展方□ 式,中國應該為改革布雷頓森林體系做出貢獻。

                上述分析給我們提出了兩個問題:第一,應該認識以高速經濟增長為目標的中國模式?如果我們承認中國模式模仿了美國模式,中國的經濟發展仍然被局限在布雷頓森林體系框架內。對這個問題的回答應該是肯定的。第二,如果要放棄美國模式並擺脫布雷頓森林體系框架,中國應該如何做?

                20世紀70年代的石油危機之後,布雷頓森林體系目標設計開始松動,相關機構不再把GDP作為衡量經濟發展水平的唯一指標。20世紀80年代,聯合國提出了可持續發展的戰略設想;20世紀90年代,提出了以人的發展為核心的千年發展目標;WTO提出了把勞動力標準和環境標準納入全球貿易規則的建議;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為這些思想提出了政策建議。傳統的經濟增長理論開始被突破,只追求GDP的思想已經風光不再,預示世界經濟將出現變局。不過,這個松動是雷聲大、雨點小;說的多,做的少,世界經濟變局還只是一種趨勢。

                中國要對世界經濟做出貢獻,首要的是推動世界經濟轉型。早在“九五”計劃期間,中國就提出改變經濟發展方式。直至“十五”計劃,才把這個目標提到必須執行的地位。但是,實施這個轉變面臨諸多障礙。“十五”開局之年的情況表明,障礙比想象的更大。

                除了國內因素之外,國際壓力不可忽視。它來自於布雷頓森林體系框架的轉型困局。20世紀90年代以來,面對頻繁發生的國際金融危機,布雷頓森林體系既無預防之策,也缺乏解決之道,只能任憑危機拖累經濟增長。防止國際金融危機導致經濟增長滑坡,一直是中國宏觀經濟政策的主要方向。1997年的東亞金融危機之後,中國為了保增長采取了經濟刺激政策。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之後,中國采取了力度更強的刺激政策。由於保住了經濟增長速度,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的貢獻被許多人稱道。然而,發生金融危機國家的問題還要他們自己解決,所謂世界經濟增長火車頭作用並不明顯。同時,過度的刺激政策不但延誤了中國經濟轉型,也激化了中國與其他國家的經濟矛盾。

                那麽,中國轉變經濟發展方式,不僅是國內問題,也事關世界經濟轉型。中國經濟發展不再唯GDP,就不能再拘泥於美國模式的規模經濟,不能再局限於布雷頓森林體系框架。面對世界經濟變局,中國要作負責任的國家,應該為改革雷頓森林體系付出努力。

                查看 侯若石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
                項目查詢快速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註創業,關註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項目導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