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点

  • <tr id='QJAgoW'><strong id='QJAgoW'></strong><small id='QJAgoW'></small><button id='QJAgoW'></button><li id='QJAgoW'><noscript id='QJAgoW'><big id='QJAgoW'></big><dt id='QJAgoW'></dt></noscript></li></tr><ol id='QJAgoW'><option id='QJAgoW'><table id='QJAgoW'><blockquote id='QJAgoW'><tbody id='QJAgoW'></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QJAgoW'></u><kbd id='QJAgoW'><kbd id='QJAgoW'></kbd></kbd>

    <code id='QJAgoW'><strong id='QJAgoW'></strong></code>

    <fieldset id='QJAgoW'></fieldset>
          <span id='QJAgoW'></span>

              <ins id='QJAgoW'></ins>
              <acronym id='QJAgoW'><em id='QJAgoW'></em><td id='QJAgoW'><div id='QJAgoW'></div></td></acronym><address id='QJAgoW'><big id='QJAgoW'><big id='QJAgoW'></big><legend id='QJAgoW'></legend></big></address>

              <i id='QJAgoW'><div id='QJAgoW'><ins id='QJAgoW'></ins></div></i>
              <i id='QJAgoW'></i>
            1. <dl id='QJAgoW'></dl>
              1. <blockquote id='QJAgoW'><q id='QJAgoW'><noscript id='QJAgoW'></noscript><dt id='QJAgoW'></dt></q></blockquote><noframes id='QJAgoW'><i id='QJAgoW'></i>
                “創新”中國版權?
                2019-03-28 全球品牌網  信海光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萊斯格極力推動中國能在接下來的重塑版權法過╲程中爭取領導地位,他認為,中國在全球範圍的版權保護討論中太過於自我防∑禦了,中國好像已經被定義成一個低俗,或者罪犯的角色。而中國政府則在盡力展示,中國是可以做好的。“而我想說的是,我們現在生活ω 在其中的這個互聯網版權體制毫無道理,中國應該㊣ 站起來,領導和推動一個更為合理的體制”。2011年3月15日國際消費者權益日這天,一批知名作家向中國最大的互◆聯網公司之一百度發起了挑戰,通過一篇名為《三一五中國作家討百度書》的文件,聲討百度及其所創建的百度文庫損害和侵犯作家知識產權的行為,由作家慕容雪村執筆的《三一五中國作家討百度書》稱:“它偷走了我們︾的作,偷走了我們的權利,偷走了我們的財物,把百度文庫變成了一個賊贓市場。”

                百度文庫是百度公司建設和運營的供網友在線分享文檔的開放平臺,用戶可以在線閱讀和下卐載多個領域的資料,通過上傳文檔,可以獲得平臺虛擬的々積分獎勵,用於下載自己需要的文檔。目前文檔接近2000萬份,其中很多文檔沒有取得版權的使用許可。

                自從中國有互聯網以來,有關於網絡侵權的糾紛◤就沒有斷過,但似乎歷次糾紛都沒有這次作家聲討百度影響大,而且不少中國網民看起來改變了他們一貫的立場,站在了“分享平臺”的對立面,這在以前可不常見。在以往的互聯網版權事件中,作為受益方和信仰“開源共享精神”的網民通常喜歡與侵權者站在一起,比如微軟公司曾經多次試圖在中國對盜版用戶采取更嚴厲的法律措施,但總是引起中國網民和媒體的噓聲一片,去年,為保護知識產權,中國政府對BT下載網站進行了一系列嚴厲打擊,也引起了網民的輿論反彈。

                作家們對百度的聲討引起了中國網絡侵權支持者陣【營的分裂,這與其說是體現了中國人版權意識的增強,不如說是百度在為它過去有爭議的聲譽付出代價→。作為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百度在中國影響力巨大,但和微軟一樣,這是一家在網民中有爭議的公司,人們認為它涉嫌壟斷和過於逐利,2010年,百度的最大競爭對手谷歌退出了中國市場,喜歡谷歌的網民將其中部分原因歸咎於百度。中國互聯網公司中提供共享文檔服務的不止百度一家,還有新浪共享、豆丁網等,但作家們√選擇將百度作為維權突破口顯然是聰明之舉。

                百度文庫另外一個問題是它的商業性。即便站在開源共享的角度,作者們能夠慷慨的允許讀者免費分享自己的作品的話,這也應該是作者和讀者之間的事情,或者由完全公益的中介機構操辦,最好不由商業機構來做,也不應被用來盈利。在互聯網上提倡知識共享最有名者“CC協議”(Creative Commons),任何創作者和機構都可以申請這個協議,選擇是否讓自己的作品共享,現在已經有不少世界著名的藝術家、作家等都已經開始采納CC協議,但CC協議基礎上的知識共享有個兩個前提,其一,它必須是作者自願提出的;其二,不能用於商業領域。這兩百度文庫顯然都不能做到。

                盡管作家們直截了當的指責百度是“竊賊”,而百度文庫中確實也有大量侵權文檔存在,但如果最終訴諸法律的話,還是不能說作家們將勝券在握,因為他們面對的不是傳統的盜版工廠,而是新興的互聯網。在互聯網上有不同的法律規則,與其它涉嫌盜版MP3、電影的網站一樣,百度援引“網絡避風港原則”進行防禦,百度對用戶上傳沒有審核的義務,不承擔侵權責任。任何權利人都可以向百度方面指出其作品鏈接,百度會在48小時內審核並依法進行處理。而版權人則進一步援引“紅旗原則”,只要侵權內容像紅旗一樣顯而易見地屬於盜版,那麽運營商就應當主⊙動予以刪除,而不能因為沒有收到版權人的通知而拒絕承擔責任。

                作家們與百度的交鋒不管結果如何,對互聯網的發展都不是一件壞事,鬧一鬧多少會使百度加大對文檔版權審查的力度--百度在事後的一些補救措施可為驗證,同時對』百度的聲討也會增強中國人的版權意識,但最好不要僅以一場道德審判結局。百度或許被看做是一家“作惡”的公司,可在版權方面,它也有它的支持者和社會基礎,而且數量龐大。在互聯網時代,必須正視的現實是,盜版與開源共享是一枚硬幣的兩面,一輪輪的糾紛後,原有的版權保護體系正在松動,法律創新的呼聲越來越高。

                百度文庫糾紛如果僅僅止於輿論上的批評與聲討,倒也簡,但一旦涉及法律與賠償問題則倍顯復雜。作為一種積極反饋,百度對“傷害了一些作家的感情表示抱歉”,並承諾處理無版權文檔,但它很難對已經發生的事情做出賠償,以百度之經濟實力,它拿出些資金來補償此次聲討的作家應該不困難,但問題是,它一旦承擔下責任,就應該補償所有版權被無償使用的作者,那或許將是一筆巨大數字。而且即便拋開賠償問題,百度只要承認侵權,就意味著以後就算網友故意上傳盜版文檔,一旦出現在文庫中,百度也必須負有責任,百度必須承擔起審查所有作品版權的責任,那將是一項極其艱巨的任務。當然百度可以嘗試根據“紅旗原則”所主張的,只審查顯而易見的著名作品。但這對那些非著名作品的版權保護又不公平,變成只保護名家不保護網友,而且,如何界定著名作品和非著名作品?這又是一大難題。從這個角▲度講,要真正解決百度文庫糾紛,使其重回法律約束之下,必須依賴法律創新。

                還有一個辦法是關閉百度文庫,但做出這個法律決定之前,必須提防連鎖反應。因為在互聯網上,建立共享平臺的不止百度一家,除了文檔共享平臺之外,還有視頻、文件分享◥平臺,優酷、土豆以及各類網盤是否都要關閉,即便法院有魄力下達這個決定,網民這一關也不好過。去年,美國維亞康姆公司曾經搜集了10萬段網民上傳的來自維亞康姆旗下的多個頻道視頻,起訴谷歌及其旗下的視頻網站YouTube侵犯版權,要求獲得◥超過10億美元的賠償,但遭到駁回。根據避風港原則,法官認為YouTube在收到有關侵權內容的通知後很快將其移除,因此不應承擔責任。維亞康姆已就此提起上訴,希望尋求法律上的突破。

                百度文庫糾紛顯示出,在互聯網時代,現有的版權保護體系是多麽的無理與無力,而人們又不能只是等待,必須采取行動。正如哈佛大學教授、“CC協議”組織創始人之一勞倫斯·萊斯格教授所說∩,在互聯網時代,現有版權法必須改革,從而使大多數人能夠遵守,以贏回法律的尊嚴。去年,萊斯格曾經來中國訪問,推銷他的CC理念。按這位被《紐約客》譽為“互聯網時代最重要知識產權思想家”的說法,如果嚴格以傳統法律界定,有“70%的美國孩子都是罪犯”,因為他們都違反了版權法。這個數字在中國可能會更高,由此引發的一個問題是,如果一套法律被多數人蔑視,那它存ζ在的價值還有多大?萊斯格說版權保護運動已經徹底失敗,當一個社會中,所有人都在違法的時候,就說明急需新的法律。

                令人吃驚的是,無論是萊斯格還是克裏斯.安德森(《免費》的作者,他上一本書是《長尾》),他們都把在版權領域創新的希望部分地寄托在中國。在中國考察一番之後,安德森說中國是免費世界的前沿陣地,大有∏希望領先創新基於免費的新商業模式。在他看來,盡管盜版音像制品的銷量約占Ψ中國國內同類產品銷量的95%,但中國的唱片公司卻基於盜版免費傳播找到了新的賺錢門路,它們把盜版當成最佳市場推廣商,通過盜版獲得人氣,再把人氣轉化為鈔票,安德森說“中國將成為世界音樂行業的一個範本”--這種站著說不腰疼的話無疑↙會招致中國唱片業的集體痛恨,但卻也陳述出一種事實;而萊斯格則極力慫恿中國能在接下來的重塑版權法過程中爭取領導地位,他認為,中國在全球範圍的版權保護討論中太過於自我防禦了,中國好像已經被定義成一個低俗,或者罪犯的角色,而中國政府則在盡力展示,中國是可以做好的。“而我想說的是,我們現在生活在其中的這個互聯網版權體制毫無道理,中國應該站起來,領導和推動一個更為合理的體制”。(萊斯格的話引自專訪中他與媒體的對答)

                看起來安德森和萊斯格的期許並非只在譏諷中國是個盜版大國,而是希望中國能夠在版權保護領域發揮其“後發優勢”,美國的版權保護從1891年就開始了,已經建立了一套牢不可破的機制,而中國的版權保護才剛剛開始,要創新會容易的多。這當然很有些一廂情願的意思,因為中國的法制社會本身尚在建設之中,正∞在追趕先進國家,有沒有創新法律的能力是個問題。但不管怎樣,類似於百度文庫這樣的事件,總算是為中國法官們提供了一個創新的機會。至於事件☉雙方,最好的結局當然還是由此能導向共贏,正如《免費》裏一位出版商所說:“作者的敵人不是盜版,而是不為人知”,與砸掉的飯碗來說,互聯網提供的機會要多得多,如果作家們能稍微平息憤怒,而百度放下※傲慢,在律師、法院的協調下,雙方達成利益交換,說不定真能在中國創新出一套既保全了開源共享精神又維護了作家權益的解決辦法或商業模式,豈不美哉!

                查看 信海光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
                項目查詢快速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註創業,關註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項目導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