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点

  • <tr id='WijaHb'><strong id='WijaHb'></strong><small id='WijaHb'></small><button id='WijaHb'></button><li id='WijaHb'><noscript id='WijaHb'><big id='WijaHb'></big><dt id='WijaHb'></dt></noscript></li></tr><ol id='WijaHb'><option id='WijaHb'><table id='WijaHb'><blockquote id='WijaHb'><tbody id='WijaHb'></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WijaHb'></u><kbd id='WijaHb'><kbd id='WijaHb'></kbd></kbd>

    <code id='WijaHb'><strong id='WijaHb'></strong></code>

    <fieldset id='WijaHb'></fieldset>
          <span id='WijaHb'></span>

              <ins id='WijaHb'></ins>
              <acronym id='WijaHb'><em id='WijaHb'></em><td id='WijaHb'><div id='WijaHb'></div></td></acronym><address id='WijaHb'><big id='WijaHb'><big id='WijaHb'></big><legend id='WijaHb'></legend></big></address>

              <i id='WijaHb'><div id='WijaHb'><ins id='WijaHb'></ins></div></i>
              <i id='WijaHb'></i>
            1. <dl id='WijaHb'></dl>
              1. <blockquote id='WijaHb'><q id='WijaHb'><noscript id='WijaHb'></noscript><dt id='WijaHb'></dt></q></blockquote><noframes id='WijaHb'><i id='WijaHb'></i>
                中國物價的制度性泡沫
                2013-08-03 全球品牌網  吳迪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通貨膨脹是2011年最熱門的一個▓詞匯,這反映了許多人的焦慮程度:企業主利潤空間受到成本拉伸性通脹的蠶食,運營艱難;普通老百姓的消▽費能力受到貨幣性通脹的侵蝕,緊巴巴的精打細算之下內需堪憂。

                  2012年,通貨膨脹依然有可能是揮之不去的夢魘。談到通脹的原因,貨幣超發,大宗商品價格上漲,這些都是全球性的問題,並不是我們最值得擔憂的隱患,我們最值得擔憂的是中國物價的制度性泡沫,這些問題是央行也無法調控的。

                  這些制度性的泡沫主要體現在如下幾

                  第一,出口導向性的稅收▂政策。在中國,拉動就業主要是靠出口,而不是靠內需,因此“Made in China”的許多商品都可以免交相關消費稅。出過國的朋友幾乎沒有不抱怨中國物價高的:一雙耐克鞋一般要100美元,Levis牛仔褲122美元左右,一杯星巴克咖啡5.5美元左右,在美國499美元的16G的iPad要賣757美元左右。這些中產階級的標準消費品往往要比美國貴到至少30%,可是中國中產階級的收入差不多@ 只是美國的1/6。這種把內需轉移到出口需求的稅收政策導致國內物價虛高,顯然不是為拉動內需服務的。

                  第二,國內商品消費流通領域的稅收負擔極其沈重。中國稅收收入的幾乎70%來源於消費相關的稅收:增值稅、消費稅、工商稅、關稅等,剩下的30%來源於個人所得稅企業所得稅等。而在美國消費稅大概占稅收總收入的2%,個人所得稅和工資稅占最大頭,大約是86%。相形之下,中國的稅收制度明顯成為了束縛內需的繁重枷鎖,其收入再分配進而調節貧富差距的職能極弱。擴大的貧富差距會減少貨幣的流動速度和乘數效應,阻礙廣義需求的擴張。以消費為“奶牛”而忽視貧富差距調節職能的中國稅收是造成高物價、貧富差距不斷擴大、內需增長嚴重滯後於GDP增長的一個最重要原因。

                  在消費稅當中,增值稅的負擔最為沈重。商品在供應鏈環節的每一次流動都要繳納增值稅。標準增值稅率是17%。政府的年收入中幾乎60%來源於這項稅收。相比之下,在美國,批發渠道、原材料和半成品是不收增值稅的,一般只在銷售終端征收銷售稅。大多數情況下,這個銷售稅征收比例低於10%。有很多人認為美國消費經濟強大是美國人民奢侈的生活習慣造成的,其實他們忽視了保護促進民生消費的美國稅收制度才是幕後的最大功臣。

                  自打1994年中國稅改以來,政府每年的稅收收入幾乎是以GDP增長兩倍的速度上升,而與此同時消費占GDP的比重卻從60%下降到了30%多。相比美國,咱們這“國富民弱”的稅收制度把中國經濟一步步引向了一個虛擡物價、打壓內需的境界。

                  第三,除了稅收之外,物流費用也是造成物價虛高的一個重要原因。根據畢馬威中國物流報告,在中國,運輸費用、倉儲費用和配送管理費用加一起占GDP的18%,是美國的兩倍。在全世界,70%的收費公路在中』國,除了路費之外,司機還得應付地方政府“制服人員”的亂收費現象。根據中國︾物流技術協會副理事長王繼祥的數據,同樣的商品從上海運到廣州或是運到紐約,前者的物流成本是後者的4到5倍。這一切都表明高昂的物流成本已是我國物價虛高的重要推手。

                  根據我對中國知名物流企業掌門人翟學魂的詢問,中國物流成本高昂的原因也是制度性的:“公路運輸業有三種力量參與利益的分配:行政權力、個體勞動者以及企業組織。第一股力量是行政權力,控制公路運輸的基礎資源——能源和道路,以壟斷價格收取油費及路橋費,以執法權收取罰款;第二股力量是個體勞動者,他們是數千萬司機和搬運工,完成公路運輸中主要的生產作業;第三股力量是企業組織,它們銜接運輸供需,管理服務及成本。行政權∴力直接分走了整個行業約3/4的收入,剩下1/4要在運輸企業、個體勞動者以及相關的卡車制造商、輪胎制造商等等整條貨運價值鏈裏進行分配卐。”不降低行政權力在物流利益的抽成率,也就是堅決打壓收費公路和路政人員對物流利益鏈分配作用的壟斷性,物流成本就會對物價造成持續的上升壓力,並且極大地遏制內需的發力。

                  綜上所述,如果稅收政策繼續忽視對貧富差距的調節作用,繼續維持對內需收稅占總稅收的高額權重(70%);如果國家不下大力氣鏟除行政權力對物流產業鏈利益分配的壟斷性(約75%的占比),那麽不管央行采取什麽樣的貨幣政策,對通貨膨脹和經濟泡沫的控制效果都會大打折扣。貨幣超發、大宗商品價格上漲等因素受制於美聯儲等他國央行,但這些物價泡沫的制度性原因卻是我們主觀能控的。

                查看 吳迪 所有文章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
                項目查詢快速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註創業,關註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項目導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