抢庄三公

  • <tr id='lAxKqa'><strong id='lAxKqa'></strong><small id='lAxKqa'></small><button id='lAxKqa'></button><li id='lAxKqa'><noscript id='lAxKqa'><big id='lAxKqa'></big><dt id='lAxKqa'></dt></noscript></li></tr><ol id='lAxKqa'><option id='lAxKqa'><table id='lAxKqa'><blockquote id='lAxKqa'><tbody id='lAxKqa'></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lAxKqa'></u><kbd id='lAxKqa'><kbd id='lAxKqa'></kbd></kbd>

    <code id='lAxKqa'><strong id='lAxKqa'></strong></code>

    <fieldset id='lAxKqa'></fieldset>
          <span id='lAxKqa'></span>

              <ins id='lAxKqa'></ins>
              <acronym id='lAxKqa'><em id='lAxKqa'></em><td id='lAxKqa'><div id='lAxKqa'></div></td></acronym><address id='lAxKqa'><big id='lAxKqa'><big id='lAxKqa'></big><legend id='lAxKqa'></legend></big></address>

              <i id='lAxKqa'><div id='lAxKqa'><ins id='lAxKqa'></ins></div></i>
              <i id='lAxKqa'></i>
            1. <dl id='lAxKqa'></dl>
              1. <blockquote id='lAxKqa'><q id='lAxKqa'><noscript id='lAxKqa'></noscript><dt id='lAxKqa'></dt></q></blockquote><noframes id='lAxKqa'><i id='lAxKqa'></i>
                王石川:監督有病藥價怎能不高燒
                2010-06-13 全球品牌網 

                請◎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暴利藥的癥結在哪裏?業內外人士早就給出了答案——無非是兩個方面出了問題:一方面是市場流通體制生@了“病”;另一方面是政府的價格監管在某些環節也出了比較大的問題。這兩方面如果同時失靈,那帶來的的確是沒有最高,只有更高。

                亦有業◥內人士認為,“這已經不再是藥的問題,而是體制的問題了。”但是,我們能僅僅把矛頭指向體制嗎?體制是≡人制定的,也是靠人來落實的。毋庸諱言,多年來國家為遏制藥價暴利,所下發的文件和進行的制度設計←已經很多,這些規章制度不能說全都毫無價值,但為何幾乎淪為一空文?我們不缺制度,我們缺的是對制№度的尊重,缺的是對制度的執行。

                學者孫立平曾稱,“有人對我國↓現有的反腐敗措施與西方國家的反腐▲敗措施進行比較,發現在一些領域內,我們的反腐敗措施並不比西方國家粗疏,相反,有的甚至』更為復雜和嚴密。但問題在於,它們就是不起作用。其原因就是基礎秩序的缺失。”顯然,藥價虛高,也許與制度設計和制度安排有關,但更說明制度運行的條件和基礎出現了問題。簡言之,制度的失敗,往往並不在於制度本身,而是作為制度運行條件的基礎秩序出了問題。

                以天價蘆筍片≡事件為例,每瓶出廠價只有15.5元,藥經銷商狠狠心也才每瓶加碼到30元,但是地方政府竟然標價每瓶185.22元,醫院再根據15%的規定提價,也就到了每瓶213元。而且,醫院必須通過湖南振湘醫藥電子商務有限公司進行招標采購,而該⊙公司則是一家紅頂公司。有論者說,“藥價黑幕之所以存在,是因為監管沒有到位,但它怎麽能到位呢?監管者就是最大的獲利者,總不能自己把白花花的子監管掉吧。”最近,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廖新波已一針見血地指出,醫院只是“暴利藥”利益鏈條的下遊,問題關鍵出在源頭——政府物價部門定價虛高。斯言誠哉!當制度的執行者意欲牟利時,他會真心執行嗎?當監督執行者也意欲分一杯羹,他就必然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能否抑制藥價暴利事關醫改成敗,但是,在新醫改實行一周年之際,媒體爆出的“暴利藥”比新醫改實行前有過之而無不及。有報道說“新醫改一Ψ 年已經耗資達3900億元”,但是這些錢到哪去了?是不是大部分都進了類似於振湘醫藥的“紅頂公司”?如果不是,為什麽作為廣東省衛生廳副廳長的廖↓新波也說“傳說醫改已經投放3900億元,但是沒有取得明顯進展”?民眾看病貴、看病難的問題解決不了,醫改投再多錢就能成功嗎?

                最近,國務院醫改領導小組副組長、衛生部部長陳竺和各省、區、市等衛生廳局長以及衛生部相關司局的主要負責人,簽訂了2010年度深化醫藥衛生體制改革任務責任狀。據悉,這是建立衛生系統落實醫改任務目標責任制和深化醫改任務“問責制”。現在問題已經不斷暴露出來,“問責”能盡快進行嗎?

                此外,國家發改委日前也宣布,為打擊藥價暴利,推出四項舉措,其中有“對政府指◣導價藥品加強成本審核”等規定,坊間稱之為猛藥、狠藥。但在筆者看來,如果不解決制度執行和監管中的潰敗問題,再猛的藥也ζ會被稀釋,最終稀釋到藥效近乎為無的地步。


                加入全球品牌網項目庫
                ·
                項目查詢】快速入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本站微信公眾號:創業加盟項目大全

                關註創業,關註項目,每日精選各領域有趣文章。(微信掃描如上二維碼,或者直接添加微信公眾號:xiangmu114

                項目導航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